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皇后她出身青楼_ 第一百七十章-

时间:2021-06-19 13:3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瑾泫小说皇后她出身青楼 第一百七十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御花园内阳光明媚,夏蝉轻鸣四月低的京城已经开始热起来,现在月溪最喜欢的就是到御花园内吹吹风,感受一下初夏的阳光,远远地就看见白芙蓉扶着雪兰在御花园散步,按白芙蓉的地位是完全没必要对雪兰这样的,可是她惯会在别人面前做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想让别人看见她对有身孕的嫔妃是多好的,让别人下意识的认为白芙蓉贤良淑德乃宫中典范,而钰贵妃善妒不容人将来不配正位中宫。

    那边的两个人看见她,雪兰本想当做没看见转身离去,白芙蓉拉着她说:“妹妹,她现在是贵妃,你再恨她也要忍着,见到她要行礼,不然她告到皇上那里妹妹又要挨训斥了。待孩子生下来了再对付她也不迟,她再得宠也无子,以后就该是她给你行礼了。”

    雪兰本不想听她的,可是最后一句话完全说到她心里了,想到以后她毕恭毕敬向自己行礼的样子就接的解恨,所以还是依着白芙蓉的上前行礼,不过这个礼行的极为草率。

    而月溪看到她明显隆起的肚子,想到那里是皇上唯一的孩子,对于她草率的行礼也没说什么,让她们起来之后看着雪兰说:“张美人休养了这一个多月身体如何了?”

    “多谢娘娘挂怀,嫔妾已无大碍,御医也是小皇子很好。”雪兰看着她说,心里想的却是,那天你没一下弄掉我的孩子,现在是不是后悔当日下手太轻了。

    “无碍便好,本宫看张美人气色不太好,可让御医看过了?”其实月溪关心的是她的孩子,而不是她,毕竟一个背叛自己的人有什么好关心的呢。

    张美人以为她在诅咒她,不客气的说:“每日晚上孩子闹腾,嫔妾休息不好才显得气色差。娘娘未生养过自然不知道怀孩子的辛苦。”话一出月溪脸色瞬间白了一半。

    白芙蓉假意拦着雪兰说:“妹妹可不许胡说,娘娘独宠在身,有身孕是迟早的事。”

    “独宠近三年还未有身孕,娘娘身体怕不是有什么顽疾吧?”雪兰看着月溪带着嘲讽的说,她早就听说钰贵妃身体不好,极难有孕,这话说出来虽然大不敬,可是现在皇上不在,自己肚子有孩子钰贵妃肯定不敢惩罚她,能让她心里难受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就在雪兰骄傲的以为自己让月溪难受了的时候,跟在月溪身后的花蕊忍不住了,上前“啪啪啪”打了雪兰几巴掌,觉得解气了站了回去。

    雪兰捂着脸大声叫到:“大胆贱婢,既然敢打我,你手爪子是不是不想要了?”

    “皇上有令,谁敢对娘娘不敬,我皆可以教训。”不过皇上说的是对娘娘不敬的奴才,最后半句话花蕊没说出来。

    “花蕊,张美人好歹是皇帝妃嫔,你不过是个奴才,谁给你这样的胆子打张美人的。”这话不就是说花蕊仗着主子的恩宠所以才敢这样嘛,甚至说是钰贵妃嫉妒张美人有孕,所以吩咐婢女殴打张美人。

    花蕊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回到:“皇上给的,白良媛不信可以去向皇上说,有任何责罚花蕊一人承担,与我家娘娘无任何关系。”

    白芙蓉欲再说什么,月溪抢先说到:“花蕊,皇宫之中怎能随意打入,赶紧给张美人道歉。”虽然她也知道花蕊是为了给她出气,可是花蕊身为婢女打了嫔妃,这事传出去花蕊一顿板子少不了。

    花蕊上前两步三鞠躬然后说了一句:“张美人,对不起,是奴婢不识礼数。”说完之后也不等雪兰说话就退到了月溪身后。

    雪兰见她三鞠躬言语无任何歉意,被打的脸也火辣辣的疼,咬着牙说:“娘娘身边的奴婢如此没规矩,娘娘就这样轻轻放过?”

    月溪眼带嘲讽的看着她说:“你曾经也是本宫的婢女,本宫宫里的规矩如何你没数?”

    雪兰最恨的就是别人说起她曾经是月溪的婢女,这在提醒着她,她是利用主子的恩宠才有的今天,而不是皇上看中了她。月溪见她不说话了,带着花蕊走了。

    雪兰捂着脸瞪着远走的主仆二人,白芙蓉在一旁煽风点火的说:“妹妹,这次就算了吧,她仗着皇上的宠爱在后宫作威作福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难道我的打就白挨了?钰贵妃打的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一个身份不如我的婢女,让我以后出去怎么见人。”

    白芙蓉伸手抚上她的肚子说:“妹妹有了孩子就是后宫最尊贵之人,谁敢对妹妹不敬?更何况是个婢女,若皇上知道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言而明。

    “可是皇上最不喜嫔妃告状啊。”为了面子她没说皇上不许她去紫薇殿。

    白芙蓉点了她一下额头说:“那你就不会让皇上来华清宫啊,听说孩子出事了,那个做父亲的不来看?”

    雪兰一听明白了,看着远去的两个背影露出一丝得意,然后随着白芙蓉回华清宫了。

    ....

    月溪带着花蕊会辰夕宫,一边走一边说:“我知道你刚刚是为了我,可是你这样动手打她,被别人知道了又是一场风波。”

    “可是娘娘,她说的话太可恶了,皇上要罚奴婢罚就是,可是奴婢不能让娘娘受委屈。”

    月溪叹口气说:“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让你以后做事三思而后行,刚刚她出言不敬我可以罚她,现在你一打我们成理亏的了。”

    “奴婢知道了,以后一定不这么冲动。可是娘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张美人不会告状说是娘娘指使的吧?”她不怕自己受罚,她趴连累自家娘娘。

    “那就我们先告状,走,紫薇殿告状去。”

    花蕊虽不知道她要告什么状,但还是点点头跟上了。

    紫薇殿里云子辰正看奏折处理政务呢,突然听到一道哭声:“皇上,你要给臣妾做主啊。”

    云子辰从一堆奏折中抬起头,好笑的看着假哭的人说:“爱妃这是怎么了?谁欺负爱妃了?”

    月溪刚打算说话,姜公公就进来了说:“皇上,华清宫派人来说张美人受了惊吓现在腹痛不止。”

    “这么快,比我都快。”月溪低声说了一句。

    “什么这么快?你刚刚说要我做主和华清宫有关?”

    “走了,先去看看。”月溪一边拉着云子辰一边说。

    云子辰带着月溪来到华清宫万蝶阁时,就看到张美人躺在床上抱着隆起的腹部满头大汗,看见她们来了挣扎着要起来行礼。

    “不用行礼了,好好躺着吧。”云子辰说完之后又看着一旁的御医说:“张美人这是怎么了?”

    “回皇上,张美人这是受了惊吓动了胎气,微臣给美人开几服安胎药,张美人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云子辰点点头让御医下去开药,坐榻上看看床上的张美人,再看看身边的月溪,明白了,肯定是张美人又那里得罪了月溪,被月溪罚了所以受的惊吓。可是张美人有孕在身,按月溪的性格应该不会重罚啊,想了想开口问:“怎么回事?张美人为何好好的会受惊吓?”

    白芙蓉上前一步说:“今日嫔妾与张美人在御花园散步,刚好碰见钰贵妃,上前打了个招呼,说了几句话可能是得罪贵妃娘娘了,娘娘身边的婢女冲上来就打了张美人几耳光。”

    白芙蓉避重就轻的说完有些洋洋得意,按照一般情况下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是婢女敢打嫔妃的,都会直接拖下去打死,更何况打的有身孕的嫔妃。一般男人一听自己最宠爱女人居然派人殴打有孕的妾室都会觉得面上无光,气急之下都不用等花蕊解释就会被拖走,只要花蕊一被打钰贵妃肯定会求情,到时候她一着急就想不到其他,那还不是随自己怎么说嘛,到时候有张美人作证,这次钰贵妃肯定要挨训斥。

    只是令白芙蓉没想到的是云子辰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很冷静的问:“花蕊,你为何打张美人,你可知婢女殴打嫔妃是什么罪?”

    花蕊在他面前跪下说:“皇上,奴婢是打了张美人,可那也是张美人说话太过分,奴婢才会忍不住的。”

    云子辰刚准备问张美人说了什么,谁知道白芙蓉抢先说到:“不管张美人说了什么,你一个婢女也不该动手打人,打的还是六品美人,如此大不敬合该直接打死。”她说这话就是想激起云子辰的怒气,不过云子辰的怒气起是起来了,不过却不是对花蕊。

    “白良媛,现在是朕问话,你抢着说是为何?莫非你与张美人串通好了要屈死钰贵妃?”云子辰说完之后盯着白芙蓉。

    把白芙蓉盯的有些发毛,尴尬的笑笑说:“臣妾不敢,臣妾只是心疼张美人罢了。”说完退后了两步

    云子辰看了一眼白芙蓉之后又看着花蕊说:“你接着说,张美人说什么了。”

    “此等大不敬还会让娘娘伤心的事,奴婢不敢说。”

    云子辰见她为难的样子就知道张美人说的肯定是极难听的话:“有什么就说,朕不会怪罪你。”

    “张美人说娘娘独宠近三年还未有身孕,是身体有什么顽疾。”花蕊说完之后也是心疼自家娘娘,自那次娘娘在宫外看过大夫之后,孩子一事一直是娘娘心里的痛,可是这次张美人却拿这事气娘娘,她自然不能忍,皇上要打要杀随便,只是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娘娘。

    花蕊一说完白芙蓉和雪兰都不敢出声了,她们以为皇上一听自己最宠爱的妃子居然指使身边的婢女打人,会觉得自己面上无光还会认为钰贵妃嚣张跋扈,不会听花蕊解释就直接打死她,到时候不就随她们怎么说了嘛。也认为花蕊会吓得魂不附体忘记说,没想到一个冷静的听解释,一个冷静的说着前因后果,这让她们后面的计划使不出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